无论和当地企业合作

2020-03-03 21:04

在这种背景下,去年张家口市民政局就曾宣布,已经在与北京市民政局接洽,探讨北京老人入住张家口养老机构的可能,并准备打造集颐养型、医养型、养生型、旅游型、候鸟型等为一体的京津冀综合型养老基地,开发建设大型社区老年公寓、医养机构等养老机构。此外,还计划通过养老与旅游相结合,谋划一批季节性养老服务项目。

日前,北京市副市长、市老龄委主任戴均良明确表示,今年北京养老领域的重点工作之一就是要加强培育京津冀协同发展的养老市场,其中北京和天津还将在今年共同发展一些养老项目。而北京商报记者也从北京市老龄产业协会和多家养老机构处获悉,立足北京市场,同时抢先在天津、河北布局已成为他们今后的发展战略,业内期盼津冀两地能通过养老金、医保制度更充分地完善释放养老服务需求。

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像礼爱、诚和敬这样对津冀区域市场充满想法却行动谨慎的在京养老企业还有不少。究其原因,张帅一一语道破:“现在连北京的养老服务市场还有较大的空间没有被开发出来,市场还不够完善。天津、河北的市场需求、支付能力以及当地养老机构已有的运营设备和服务质量还都有较大提升空间,北京的养老企业当前很难有精力、财力去同时开发多地市场并维持运营。”

张帅一告诉北京商报记者,他们调研发现,目前天津的大规模养老社区都离市中心较远,不具备太大的区位优势,已有项目能够提供的服务、设备质量和北京相比也有较大差距。

中国社科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副研究员单菁菁认为,医疗资源分配不均、医保异地使用等可能是养老协同发展的硬性困难中最难解决的。单菁菁表示,养老金的发放与各地工资水平有关,而各地工资水平又与当地经济发展状况、平均消费水平有关。

“我们希望能在天津和河北打造在社区中有床位的居家养老服务中心;或者200张床位以上的城市大型养老院;亦或是和养老公寓结合在一起,引入医疗资源绿色通道等模式的养老机构。”张帅一介绍称。然而,虽然想法已经在逐步趋于成熟,但诚和敬仍然保持“观望”。

张帅一表示,诚和敬一直在关注天津、河北的市场,希望能在这两地进行社区型、城市嵌入型、医养结合型和休闲度假型这四种形式的养老机构、网点的布局,既可以由北京派人过去新建分支机构,也可以直接收购当地现成的项目和团队。

“北京老人拿着更多的养老金去消费水平相对低的天津、河北等城市养老时,势必会形成更强的购买力,在天津、河北本地养老需求也没有充分被满足的情况下,可能会造成资源的掠夺。”单菁菁表示。

燕达集团董事、燕达金色年华健康养护中心总经理张滨举例称,按照河北省的相关政策,可以按照入住老人的数量对养老中心进行一定的补助,但前提必须是河北户口的老人。“我们位于河北燕郊的养老中心比较特殊,离北京很近,所以90%以上在这里住的老人都是北京户口的老人。在这个政策层面,我们养护中心几乎享受不到任何政策红利。”

在众多业内人士看来,目前,京津冀养老产业一体化发展初期,更多的可能会以政府间的公益性合作为主。北京商报记者日前独家获悉,目前,北京市相关部门已在和河北涿州、高碑店等城市接触,为北京某企业搬迁至河北建立近28万平方米的养老机构搭桥,而这也将成为今年北京建设的重点养老机构之一,有望为河北、天津提供成熟的养老机构运营模式范本。

北京商报记者获悉,虽然多家养老企业早早就去天津、河北多地考察,但由于存在多重顾虑,京津冀区域养老至今仍然只是他们的长远规划,还没有任何实际行动。

而从企业的角度来看,在京养老企业前往津、冀布局,需要更强有力的政策支持,河北、天津本地的养老企业也有着同样的需求。

已落户北京的日本知名养老企业礼爱中国亚洲养老护理事业负责人田中克幸告诉北京商报记者,礼爱对天津、河北的养老市场有一定兴趣,目前也接到了天津养老企业的邀请,希望礼爱到天津为当地的养老企业提供软件支持,即作为服务运营商和当地的企业进行合作。但截至目前,无论和当地企业合作,还是到当地设立分支机构,都仍然停留在初步接触、商讨阶段。

而借着在全国居家养老服务信息产业联盟、全国居家养老服务数据中心在保定成立,保定也将以居家养老服务为突破口,凭借信息化、数据化优势发展养老服务产业。

在张帅一看来,如果政府希望未来吸引更多在京养老企业将投资、发展重心向天津、河北倾斜,那么在养老金、医保等方面上,都要尽可能地缩小京津冀三地的差异。中国社科院经济研究所高级研究员徐逢贤也表示,养老往往与医疗密不可分,这也是很多地方短期内难以跨越的障碍,现在不少地区建立的养老机构闲置率很高就是例证。

“即便北京已经开始行动,京津冀区域形成养老服务产业协同发展,仍不是一件易事。”常年从事养老服务产业的北京诚和敬投资有限责任公司品牌经营部门经理张帅一坦言。

情况有所不同的是,此前都是天津、河北在积极表达和北京对接养老服务产业,而这一次是北京主动牵头希望重点发展协同发展的养老产业,并即将开展具体行动。可以预见,进一步的合作已经箭在弦上。

数据显示,北京进入老龄化社会早于全国平均水平近十年,老龄化程度非常突出。截至去年底,北京60岁以上户籍老年人达到277.9万,超过户籍人口比例1/5,常住老年人口为292.9万,占常住人口总数的13.9%。而此前市政协公布的《关于推进北京社区和居家养老服务发展的调研报告》中也明确,目前北京人口老龄化出现了老年人数量攀升和社会抚养负担沉重并存、老年人高龄化与失能化并存、养老服务成本攀升与养老资金短缺并存的三对主要矛盾。预计到2020年,北京户籍老年人将达到380万,约占户籍人口的1/4,常住老年人口将高达400万,约占常住人口的1/5。

秦皇岛更是早就提出,希望利用自身的旅游资源优势,对接京津健康养老等产业,当前的目标是要在今年内初步形成健康产业链条,引进1家国际知名外资综合医院,引进北京1-2家国内知名三甲综合医院,数家著名专科医院。到2020年,还将建设大容量养老服务机构2-3个,形成完整的养老服务体系,有效满足京津地区养老服务需求。

近几年,各地养老服务产业需求迅速迸发,而市场发展速度滞后于需求增速的现实却让不少养老企业愁眉不展。不过,长期以来面临这种窘境的京津冀区域将迎来新的机遇。

张滨表示,养老产业应该以制度和立法进行破局,只有政策先行,执行层面才可能顺畅。

此外,津冀两地的养老收费和北京有一定差异,天津收费、服务水平偏中上的民营养老机构, 3000-4000元/月已经是比较高的价格,而北京最普通的民营养老机构也基本都在5000-6000元/月。更主要的是,短时间内,北京的老人大批量地前往河北、天津养老很难实现,目前利润普遍不算高的在京养老企业也基本没有能力向天津、河北增加大笔投入。

在不少产业都希望借力京津冀区域协同发展的机遇时,养老服务产业的行动相对“低调”。但实际上,河北、天津的不少城市都瞄准了这个市场潜力巨大的产业,希望与北京进行深度对接。河北的秦皇岛、张家口、保定、涞水等城市都有意吸引北京老人去当地养老,或者引进北京的养老服务企业去当地建设养老机构。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