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案指出

2020-02-04 06:54

郭师傅还表示,“高峰时段”难以界定,有时高峰能从上午连续到下午。所以,他建议,不管是交通平峰还是高峰时段,只要是遇到堵车,就执行新的价格标准。这样在计价器等操作上,也更方便。详细

7日下午,北京市发改委网站公布了北京市出租车租价调整听证方案(以下简称“方案”)。方案指出,北京市出租车价格由2006年制定的基本租价(3公里内每运次10元,超过基价公里外每公里两元)和1991年制定的结构性租价(空驶、夜间运营、停车等候或时速低于12公里加价)组成。

如果每公里调价为2.3元,堵车时翻倍,那么堵5分钟就是4.6元,一小时就是55.2元钱,刨除成本,司机能赚20元左右。如此,会提高司机在高峰时段工作的积极性。上下班时,也不会那么难打车了。

当了7年的哥的郭师傅认为,越是高峰时段,越难打车的症结在于:堵车时,停车起步等造成的瞬时油耗,可达到百公里11到12升,再加上开空调的油耗,使成本比正常行驶高出大约一倍,约为30元。“堵车一小时,就赔七八块钱。”有些司机在高峰时段,宁可不拉活儿,找个地方休息,也不愿意堵在路上。就是因为堵车赔钱,让司机没有积极性。

“乘客也希望出租车司机能挣得多一些,他们实在很辛苦,但是如果涨价带来的利益不能落实到出租车司机的身上,那老百姓多出了钱也没有任何作用。”被拒载过的饶凯硕说到,从三里屯到张自忠路这样的短途很难打到车。他希望,提高价钱不仅能够提高出租车司机的收入水平,也能带来更好的出租车服务水平。详细

北京市的出租车调价听证会将再一次举行。涨价的消息犹如一石击水,引起各种议论。一种声音认为,目前的租价和供求关系不配套,可以调整。另一种声音则认为,这个垄断行业再次涨价,是对消费者权益的侵犯。更值得注意的是,这一轮涨价,能否给人们带来更好的出租车服务?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